12月8日,龍海鋼鐵集團內,3座450立方米的高爐已經停產,廠區內人去樓空。 B06-B07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劉溪若12月8日,龍海鋼鐵集團廠區內的行政大樓,只有部分管理層和安保人員還在留守。
  又一家地方鋼企走向崩盤的邊緣。
  9月末,已停產的龍海鋼鐵集團被法院宣佈進入重組程序。這家河北邢臺地區的第三大鋼企,目前資產29億元,負債43億元,債務涉及包括600多名債權人。邢台市中級人民法院11月20日發佈公告,宣佈通過了重組計劃。
  這一重組計劃本身以及通過的“程序”都遭到了一些債權人的質疑。多名債權人表示,龍海的重組“沒那麼簡單”。過去一年多來,龍海的優質資產被剝離。同時,龍海董事長王朝軍的弟弟及妻子成為了公司的大債主——兩人分別超億元的債權。在9月末的債權人會議上,法院未公佈龍海的財務審計報告,原因是“賬目混亂,無法審計”,這引發了債權人更大的不滿和質疑。
  對於債權人的質疑,王朝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不能聽少數人的論斷。”
  “現在鋼廠重組事項在進行之中,沒有義務接受外界的採訪。”12月14日,主管該案件的邢台市中級人民法院破產廳廳長王為林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意外成為債權人
  “誰也沒想到去年的時候龍海突然就停產重組,現在打過去的貨款資金被套牢,我們都成了債權人。”
  在河北省邢台市內丘縣的京廣高速路的入口邊,豎立著“邢台龍海鋼鐵集團”的門牌。
  資料顯示,龍海股權結構中,董事長王朝軍占股72%為第一大股東,河北鋼鐵集團持股10%,王朝軍的弟弟和妻子王朝橋、馮建芳則分別持股9%。
  12月8日上午,新京報記者走進龍海。主廠區內3座450立方米的高爐也已經停產,偌大的廠房已空無一人。
  “廠子去年9月就已經停工了。”王冠華,內丘縣當地人,長期在龍海工作。他介紹說,龍海是邢台當地第三大鋼廠,年產能接近200萬噸,工人近5000人,是邢台內丘縣的“納稅大戶”。
  2012年後,鋼鐵業急速下滑,龍海經營狀況出現了波動。2013年9月,鋼廠全面停工,“現在工人都已遣散,只留下部分安保人員和部分管理層還在廠子里留守。”
  和廠區內寂靜形成對比的是,過去幾個月中,外界對龍海重組事項以及巨額債務的質疑在不斷升溫。
  12月7日,距離內丘縣幾十公裡外的河北辛集市,劉海翔正與數名債權人開著“緊急內部會議”,商討對策。
  劉海翔是河北省安平縣的一名鋼材貿易商,2013年因為做鋼貿業務,分別向龍海打了兩筆貨款,累計金額達到7000萬元。其餘參加“緊急內部會議”的債權人的金額均在500萬元上下。
  “我們過去一直與龍海有貿易往來,但誰也沒想到龍海突然就停產重組,打過去的貨款資金被套牢,我們都成了債權人。”劉海翔說。
  無法審計的債務
  由於龍海重組案債務太大,波及河北、河南、範圍太廣,邢台當地政府已經成立了事故處理專項小組。
  去年12月2日,邢台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龍海做出初步裁定,宣佈鋼廠進入重組階段。“當時,法院公佈的審計數據是,龍海資產規模在27億元,負債達39億元。”
  今年9月24日,邢臺中院召開債權人會議。“當時公佈出來本次龍海的債權人數接近600多名,其中有大約300名債權人債務額在30萬元上下,其餘的是在30萬元之上的大額債權。”劉海翔介紹,當日法院公佈出來資產負債和之前的發生了變動,龍海的資產增至29億元,負債增至43億元。
  根據多名債權人介紹,債權人會議當日公佈出來的重組草案,計劃對30萬元以下的債權在三個月內償清,30萬元以上的債權只給30萬,餘下的數額要等到三年之後的第四年、第五年才給。
  債權人會議上,對於43億元巨額債務的來由,法院方並未給出第三方的財務審計報告。“當時我們就質疑,但對方表示因為龍海賬目混亂,無法審計。”劉海翔表示。
  此舉引發了債權人的不滿。一名債權人對新京報記者稱,“草案中公佈,30萬元以上的普通債權額在30億元左右,這意味著一旦鋼廠重組,新的投資人在未來三年要每年盈利10億元才能償清債務。”
  有債權人表示,43億元的債務太大,是否有人願意接盤還得兩說。“這就好比大家把錢交給龍海做生意,但現在生意砸了,說錢換不了還欠了一堆債;但生意怎麼砸的,債務怎麼來的總得說清楚吧。”
  劉海翔表示,由於龍海重組案債務太大,波及河北、河南,範圍太廣,邢台當地政府已經成立了事故處理專項小組。“我們之前曾向政府方面反映過此事,要求重新審計龍海的賬目並公開,但對方表示法律依據不足,未予支持。”
  值得註意的是,在新京報記者查閱債權人名單列表時發現,債權人中除去貿易商之外,還波及三家國有企業。分別是河北華能、北新建材以及上市公司杭鍋股份,其中杭鍋股份累計債務近3億元,三家合計債務在8億元左右。
  參與重組被“套牢”
  邯鄲的一家鋼貿企業,曾試圖參與龍海重組,幾經波折後,重組並未成功,“投資方”變成了“債權人”。
  和劉海翔同樣困擾的還有吳麗紅,她是鼎眾集團的董事長,邯鄲地區一家規模較大的鋼材貿易企業。
  “我們最早想接盤龍海重組是在今年的4月份。”12月6日晚,邯鄲,新京報記者見到了吳麗紅。她表示,最初“看中”龍海是出於幾方面的考慮。
  一方面,龍海是邢台第三大鋼廠,擁有足夠的鋼鐵生產指標;其次,龍海本身還在建一個1080立方米的高爐,其周邊附近也擁有幾個鋼材標準配件的銷售市場。“從設備到下游的需求市場都具有,是我們想要參與投資龍海的原因。”
  隨後事件的發展超出了吳麗紅的預期。
  吳麗紅表示,鼎眾集團先是預付了500萬元的押金,而後陸續結付了龍海鋼廠的員工工資,同時讓鋼廠恢復生產,前後又投入了3100萬元左右。
  隨後,對方再次提出,要求鼎眾集團支付包括電費、工人工資和30萬元以下的小額債務,共計1.9億元,同時向包括王朝軍在內的股東支付1.32億元,“這相當於前期就得支付3億元,外加上恢復生產和修建1080的高爐,總計得要八九億元,還不如破產算了。”
  隨後,吳麗紅拒絕再向龍海註資,其先前投入的數千萬元資金也被深度套牢,“我現在從投資人變成債權人了。”
  對於以上說法,新京報記者並未向邢臺中院和王朝軍處求證到。
  除去鼎眾集團,曾試圖重組龍海失敗的企業不在少數。2012年5月的時候,邢台另一家大型民營鋼廠德龍鋼鐵曾想入主龍海實施併購,但最終並未成行。去年6月,北京建龍重工集團也曾傳出有意收購龍海,但此後沒有下文。
  龍海董事長:不能聽少數人的論斷
  部分債權人認為,在龍海停產重組事項上,董事長王朝軍有抽逃資金、虛增債務的嫌疑。
  在新京報記者獲悉的一份德龍鋼鐵在2012年進駐龍海時的盡職調查報告中,對當時龍海的財務數據和資產狀況有詳細的記錄。
  從2010年到2012年4月,龍海實際累計虧損額達6.84億;同時,賬面總資產38.9億元,總負債36.8億元,資產負債率超過94%。
  以德龍當時調研報告對比債權人會議上公佈的數據,龍海的資產從38億元左右下降至29億元,而負債卻從36億元上升到43億元之多,出現了較大的波動。
  “資產和負債同時反向波動,說明過去一年間,龍海旗下資產可能存在頻繁轉入轉出的情況。”在鼎眾集團董事長吳麗紅和部分債權人看來,王朝軍有抽逃資金和虛增債務的嫌疑。
  吳麗紅表示,拿龍海提供的數據與一年之前德龍調研報告對比,其中疑點頗多。
  首先,德龍調研時,龍海旗下包括龍海鋼鐵和龍海線材兩家公司;而後續公佈的情況顯示,除去鋼鐵和線材兩家公司,龍海旗下多了神瑞貿易、富藍商貿等幾家貿易子公司。“這裡面是否涉及債務轉入的問題,並未公佈。”
  其次,龍海下屬的南宮分廠在2013年被賣掉,所得的數億元收益是否計入龍海旗下,南宮分廠本身的債務是否與龍海混同不得而知。龍海本身旗下的部分具有價值的資產,比如廠區的自備電廠、職工培訓大樓及所占地還有一家名為貝克艾瑞的生物科技公司均未被計入。
  在吳麗紅看來,自備電廠意味著可以自行發電,像龍海這樣規模的鋼廠一年可能有3億到4億元的成本可以節省,“這樣的優質資產被剝離,轉而弄了一堆債務不明晰的貿易公司註入龍海,讓人有抽逃資金和增加債務的聯想。”
  值得註意的是,在600多名債權人名單中,王朝軍的弟弟王朝橋以及妻子分別享有1.4億和1.47億元的債權,成為三家國企之外債務金額最大的債權人。
  “眾多債權人的錢還沒著落,欠錢的卻成最大的債主。”劉海翔表示,王朝軍家族成員擁有數額不菲債權,債權怎麼來的,都沒有公佈。
  12月12日,新京報記者撥通了王朝軍的電話。“目前政府在主導,公司正在進行重組。”王朝軍回應稱。但目前是否已有明確的重組方介入,王朝軍未表示。
  對於目前債權人質疑其抽逃資金和虛增債務的說法,王朝軍表示,企業重組一定會有少部分人的利益受損,“這個事情是政府和法院在進行推動,不能聽少數人的論斷。”
  對於其親屬享有的巨額債權,王朝軍表示,“如果媒體需要瞭解事件,需要當地宣傳部門出具的採訪函件,不接受電話訪問。”
  邢臺中院:如果不滿可向政府反映
  包括羅宗海在內的多名債權方表示,債權人會議當天,法院方並未公佈選票的結果,“那草案是如何通過的呢?”
  “這個案子最大的問題是,龍海進入重整階段後,未做到公開透明。債權人會議上相關的第三方財務審計報告未公佈。”遼寧宇聲律師事務所的羅宗海律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從法律上來說,公司處於重組階段,並未明確表示要公佈財務審計數據,“但從法理上來說,此事波及面太廣,債務金額太大,眾多債權人不滿,應予以公佈。”
  羅宗海是上海嘉德公司的代理律師,嘉德是龍海的債權人之一。羅宗海認為,如果“賬目混亂”是未公佈的理由,法院可以要求資產管理方將可以審計賬目審清楚,難以審計的賬目向所有債權人公開,“總不能一筆賬也審不清楚吧”。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邢台市中級人民法院在11月20日已經發佈公告,宣佈通過了在9月舉辦的債權人大會上的重組計劃。
  在劉海翔和羅宗海等人看來,這個重組計劃的通過站不住腳。“當時法院方面臨時通知我們開會,到了現場就進行表決,很多債權人沒有時間思考。”劉海翔說。
  同時,包括羅宗海在內的多個債權方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債權人會議當天,法院方並未公佈選票的結果,“那草案是如何通過的呢?”
  北京研究公司債券破產的律師張遠忠告訴新京報記者,一個公司重組程序的方案能否實施需要公司召開債權人會議,由會議上債權人表決決定,“如果表決的結果未公佈,法律上來說是不可以強行執行重組方案的。”
  “法律上來說,重組必須是一半以上和超過三分之二金額的債權人表決通過,相關方案才能通過。”羅宗海認為,從這個意義上說,龍海重組草案通過實施不能成立。
  張遠忠建議,如果債權人不滿意重組方案,可以通過向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同時,如果掌握一定抽逃資金的證據,可以向公安機關經偵部門報案。
  劉海翔表示,希望法院方能重新審計龍海的財務狀況,給債權人一個交代。
  “現在鋼廠重組事項在進行之中,沒有義務接受外界的採訪。”12月14日,主管該案件的邢台市中級人民法院破產廳廳長王為林對新京報記者回應。他表示,如果有部分債權人不滿意,可以通過相關渠道向政府部門反映解決此事。
  (文中王冠華、劉海翔系化名)
  □新京報記者 劉溪若 河北邢台、邯鄲報道  (原標題:龍海鋼鐵負債43億“停產重組”)
創作者介紹

燉蛋

ey19eyib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